人妻爱上大阳具

办公室内,陈总编己脱得一丝不挂,陈总编的那一根阳具又大又粗,那臂儿似的阳具约六七吋长,阳具上面的青筋都暴突出来,尤其是龟头又红又肥,两只睪丸更是大得像鸭蛋晃东晃西的,没想到肥胖的陈总编,居然有这幺大的阳具。婉华一副又怕又吃惊的样子,但两眼像被电着看着陈总编那根吓人的阳具,双眼再也移不开视线。美女被人强暴的镜头总是能让男人格外兴奋的。「婉华!求求你帮我揉!」

陈总编抓住婉华小手向胯下拉去,婉华犹豫了一下,终于蹲下身去伸出纤纤玉手,陈总编闭着眼睛享受着婉华温柔的抚摸,婉华一边用手上下套弄陈总编那根阳具的阳具,一方面仔细的审视这根令人爲之讚叹的杰作,陈总编那根阳具光是龟头就有婴儿的拳头那幺大,有点长又不会太长的包皮,整根黑中带红,加上爱在根部的两颗大阴囊,婉华的心跳不自觉的又加速起来。「舒服吗?」

婉华小声地问,脸上充满真诚的关切。「舒服……舒服……但……求求你……帮人帮到底!」

「你们男人真是的,自己不也长着手,爲什幺硬要人家帮你?」

婉华软歎了口气,用手敲了敲陈总编那粗壮耸立的阳具。陈总编见婉华未生气道:「就是不一样嘛!我知道你心肠最好,玉手也最柔软,比我自己弄的不知好过多少倍。」

说着陈总编硬是将粗壮的阳具塞进婉华的手心。婉华嗔着摇摇头还是握住陈总编的阳具,陈总编将阳具在婉华手心裏抽动了两下,婉华吐了口唾沫涂在陈总编那圆溜溜的龟头卖力套弄起来,婉华的双乳随着套弄不停地晃动荡起阵阵乳波,陈总编快活地哼叫着,突然一伸手握住婉华那对又颠又晃的乳房。我真羡慕你老公能天天搂着你睡、抱着你干,如果哪天能让我抱着你干一整天,就算要我折寿我也甘愿了。」

陈总编察看着婉华的脸色,阳具却有力地在婉华掌心间磨擦。婉华软绵绵的小手紧紧握了阳具几下道:「简直噁心死了。」

说完抿嘴一乐。陈总编龟头底下的血管强壮地跳动着,一波波刺激着充血的粘膜,陈总编狠狠地顶了几下说:「那当然了!你瞧我的阳具多硬多长,要是美人肯让我的阳具插进小穴,保证能把你操得爽上天。」

「别……别这样。」

下体所传来的快感和刺激婉华有生以来第一次尝试到的,强烈的心跳让婉华感到喉咙哽着一团东西。快……快蹲下去,用力帮我弄,我已等不及了。」

陈总编说着,阳具越来越硬越来越热,婉华低着头面泛红晕,像是喝酒般的酣颜映在脸颊和粉颈上声音却充满温柔。婉华被挑逗得张着小嘴直喘息,阴道深处不断渗出蜜汁终于忍不住哀吟出来︰「哼……人家……受不了了。」

整片臀部都是湿亮的蜜汁。︰「不行了……人家……受不了了……不……可以再进去……会完……不要……求求……」

陈总编并不理婉华手指一直捣入子宫。婉华发出求饶声,但陈总编的手指还在前进,最后竟将整个右手捅进了婉华的阴道。「不要……不可以……死……了……」

婉华快不能呼吸紧绷阴道扭曲收缩。剧烈的刺激使婉华拚命哀求陈总编求饶,意识快陷入昏迷。陈总编的手指总算没有再进入,扶高婉华的头问道︰「来!尝尝自己的骚淫水。」

陈总编从婉华的子宫裏缩回手指,婉华阴道裏的空气好像被往外抽离,裏面的粘膜痉挛着潺潺的穴水一直流出来,等陈总编手指离开婉华已满身汗汁地瘫软在地上,两条美腿随便的搁着屁股下,连阖起来的力气都没了!陈总编慢慢拉出湿淋林的手指,塞进婉华的小嘴问:「好吃吗?」

陈总编又说:「哇塞!你真是个淫娃只搓弄几下,都流出汤汁来,哈哈……」

婉华娇啼啼地说:「别笑……你……磨得……好痒……受不了………进来……」

说完还哼嗯哼嗯喘着娇气。婉华以近乎哀求娇嗔地说,又过了一阵子,又是婉华的声音:「求你……插进……要嘛……大力插进来吧……」

竟然在哀求一个色狼来干她插她!在婉华的淫浪叫声中,陈总编像发春公狗般挺腰撞着婉华的小穴,并将婉华的双手给拉到身后,像在驯马般地骑着淫蕩的婉华,婉华被陈总编压得上半身整个趴倒在沙发铺上,除了配合陈总编抽插的动作淫叫外,毫无招架之力,直到陈总编干了几十下后,突然将婉华的双手鬆开,身体前倾抓捏住悬晃的一对大奶子,婉华骑在陈总编的身上就在地毯上做爱,整个过程容婉华都显得很积极,从来没有这幺主动过。「啊……啊……天哪…………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天……快来了……快来了……啊……快……」

陈总编阳具加快速度的抽插,突然婉华体内的子宫像吸管一般紧吸住陈总编,婉华的淫穴大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洩烫得陈总编龟头一阵酥麻,陈总编感受到婉华的淫穴正收缩吸吮着阳具,陈总编更快速抽送着,婉华也拚命擡挺臀迎合陈总编的最后的冲刺,婉华感觉自己被强烈的痉挛贯穿,全身融化在无可言喻的绝顶高潮中,婉华这次喷得兇小穴缩的更窄,陈总编的粗阳具摩擦的更快速更紧密,彼此快感益增,婉华的小腿像螃蟹的对剪一样,死牢牢将陈总编的屁股的勾住。「婉华……老公……快要射……啊……好爽呀……啊……婉华……夹得好爽……啊……要洩了……」

婉华一听马上跟着摆动臀部,用力的将淫穴收缩,更紧紧的夹住陈总编的阳具,婉华小腿缠住了陈总编的腰,小穴紧紧的夹住阳具,陈总编断续猛插龟头更是深深顶住婉华的子宫颈,陈总编从爆涨阳具的龟头中射出热腾腾的精液,一股脑地灌进婉华的穴内,婉华体内深处承受大量温热的精液,似乎获得了更大的喜悦。

办公室内,陈总编己脱得一丝不挂,陈总编的那一根阳具又大又粗,那臂儿似的阳具约六七吋长,阳具上面的青筋都暴突出来,尤其是龟头又红又肥,两只睪丸更是大得像鸭蛋晃东晃西的,没想到肥胖的陈总编,居然有这幺大的阳具。婉华一副又怕又吃惊的样子,但两眼像被电着看着陈总编那根吓人的阳具,双眼再也移不开视线。美女被人强暴的镜头总是能让男人格外兴奋的。「婉华!求求你帮我揉!」

陈总编抓住婉华小手向胯下拉去,婉华犹豫了一下,终于蹲下身去伸出纤纤玉手,陈总编闭着眼睛享受着婉华温柔的抚摸,婉华一边用手上下套弄陈总编那根阳具的阳具,一方面仔细的审视这根令人爲之讚叹的杰作,陈总编那根阳具光是龟头就有婴儿的拳头那幺大,有点长又不会太长的包皮,整根黑中带红,加上爱在根部的两颗大阴囊,婉华的心跳不自觉的又加速起来。「舒服吗?」

婉华小声地问,脸上充满真诚的关切。「舒服……舒服……但……求求你……帮人帮到底!」

「你们男人真是的,自己不也长着手,爲什幺硬要人家帮你?」

婉华软歎了口气,用手敲了敲陈总编那粗壮耸立的阳具。陈总编见婉华未生气道:「就是不一样嘛!我知道你心肠最好,玉手也最柔软,比我自己弄的不知好过多少倍。」

说着陈总编硬是将粗壮的阳具塞进婉华的手心。婉华嗔着摇摇头还是握住陈总编的阳具,陈总编将阳具在婉华手心裏抽动了两下,婉华吐了口唾沫涂在陈总编那圆溜溜的龟头卖力套弄起来,婉华的双乳随着套弄不停地晃动荡起阵阵乳波,陈总编快活地哼叫着,突然一伸手握住婉华那对又颠又晃的乳房。我真羡慕你老公能天天搂着你睡、抱着你干,如果哪天能让我抱着你干一整天,就算要我折寿我也甘愿了。」

陈总编察看着婉华的脸色,阳具却有力地在婉华掌心间磨擦。婉华软绵绵的小手紧紧握了阳具几下道:「简直噁心死了。」

说完抿嘴一乐。陈总编龟头底下的血管强壮地跳动着,一波波刺激着充血的粘膜,陈总编狠狠地顶了几下说:「那当然了!你瞧我的阳具多硬多长,要是美人肯让我的阳具插进小穴,保证能把你操得爽上天。」

「别……别这样。」

下体所传来的快感和刺激婉华有生以来第一次尝试到的,强烈的心跳让婉华感到喉咙哽着一团东西。快……快蹲下去,用力帮我弄,我已等不及了。」

陈总编说着,阳具越来越硬越来越热,婉华低着头面泛红晕,像是喝酒般的酣颜映在脸颊和粉颈上声音却充满温柔。婉华被挑逗得张着小嘴直喘息,阴道深处不断渗出蜜汁终于忍不住哀吟出来︰「哼……人家……受不了了。」

整片臀部都是湿亮的蜜汁。︰「不行了……人家……受不了了……不……可以再进去……会完……不要……求求……」

陈总编并不理婉华手指一直捣入子宫。婉华发出求饶声,但陈总编的手指还在前进,最后竟将整个右手捅进了婉华的阴道。「不要……不可以……死……了……」

婉华快不能呼吸紧绷阴道扭曲收缩。剧烈的刺激使婉华拚命哀求陈总编求饶,意识快陷入昏迷。陈总编的手指总算没有再进入,扶高婉华的头问道︰「来!尝尝自己的骚淫水。」

陈总编从婉华的子宫裏缩回手指,婉华阴道裏的空气好像被往外抽离,裏面的粘膜痉挛着潺潺的穴水一直流出来,等陈总编手指离开婉华已满身汗汁地瘫软在地上,两条美腿随便的搁着屁股下,连阖起来的力气都没了!陈总编慢慢拉出湿淋林的手指,塞进婉华的小嘴问:「好吃吗?」

陈总编又说:「哇塞!你真是个淫娃只搓弄几下,都流出汤汁来,哈哈……」

婉华娇啼啼地说:「别笑……你……磨得……好痒……受不了………进来……」

说完还哼嗯哼嗯喘着娇气。婉华以近乎哀求娇嗔地说,又过了一阵子,又是婉华的声音:「求你……插进……要嘛……大力插进来吧……」

竟然在哀求一个色狼来干她插她!在婉华的淫浪叫声中,陈总编像发春公狗般挺腰撞着婉华的小穴,并将婉华的双手给拉到身后,像在驯马般地骑着淫蕩的婉华,婉华被陈总编压得上半身整个趴倒在沙发铺上,除了配合陈总编抽插的动作淫叫外,毫无招架之力,直到陈总编干了几十下后,突然将婉华的双手鬆开,身体前倾抓捏住悬晃的一对大奶子,婉华骑在陈总编的身上就在地毯上做爱,整个过程容婉华都显得很积极,从来没有这幺主动过。「啊……啊……天哪…………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天……快来了……快来了……啊……快……」

陈总编阳具加快速度的抽插,突然婉华体内的子宫像吸管一般紧吸住陈总编,婉华的淫穴大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洩烫得陈总编龟头一阵酥麻,陈总编感受到婉华的淫穴正收缩吸吮着阳具,陈总编更快速抽送着,婉华也拚命擡挺臀迎合陈总编的最后的冲刺,婉华感觉自己被强烈的痉挛贯穿,全身融化在无可言喻的绝顶高潮中,婉华这次喷得兇小穴缩的更窄,陈总编的粗阳具摩擦的更快速更紧密,彼此快感益增,婉华的小腿像螃蟹的对剪一样,死牢牢将陈总编的屁股的勾住。「婉华……老公……快要射……啊……好爽呀……啊……婉华……夹得好爽……啊……要洩了……」

婉华一听马上跟着摆动臀部,用力的将淫穴收缩,更紧紧的夹住陈总编的阳具,婉华小腿缠住了陈总编的腰,小穴紧紧的夹住阳具,陈总编断续猛插龟头更是深深顶住婉华的子宫颈,陈总编从爆涨阳具的龟头中射出热腾腾的精液,一股脑地灌进婉华的穴内,婉华体内深处承受大量温热的精液,似乎获得了更大的喜悦。